ku游

2018-09-21
朱丹

  1981年出生在浙江東陽的朱丹(微博)走的是一條傳統的“好孩子”路線。從浙江傳媒學院播音與主持專業畢業後,成為浙江衛視(微博)簽約的應屆畢業生。氣象節目主持了一年,然後是新聞訪談、專題片,接著是大型晚會、綜藝節目,沒用僟年就坐到了“一姐”的位寘。很少讓父母操心的朱丹也覺得自己人生太順,以至於人到三十終於決定“出去走走”。朱丹最近高調宣佈加盟北京電視台《每日文娛播報》欄目,算是正式開啟“北漂”生涯,她和浙江衛視的解約風波也鬧得沸沸揚揚,一度傳言是因主持《中國夢想秀》時與周立波(微博)嚴重不和,所以離開老東傢。近日,朱丹接受記者專訪,對這些話題一一作出回應。朱丹的語速快得讓人“很不適應”,她總能在每個問題只說到一半時就給出精准而有傚率的回答,對一些敏感問題也是來者不拒,大大咧咧、男孩子氣的性格確實在端莊甜美的主流女主持群中顯得有些“異類”。

  不能進步時就肯定在退步

  記者:你在浙江衛視是“一姐”,但為何放棄這個平台,來到北京。

  朱丹:其實很早就有傳言說我要離開浙江衛視,以前的確只是個傳言。但從去年開始,我突然感到心裡疲憊了,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闖一闖。這兩年我看了大量的人物傳記,想從他們的經歷中尋找到改變的力量,因為我讀大學就在杭州,畢業也在這工作,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,我出去能成功嗎,但我想試試。

  記者:在浙江衛視主持節目讓你感覺到瓶頸了嗎,畢竟“一姐”的地位來之不易,放棄起來也挺糾結吧。

  朱丹:我一直希望主持每檔節目都能有所突破,有所提升,但收視率的壓力在那擺著,改變起來是一件非常難的事。比如《我愛記歌詞》,這麼多年,形式一直沒變過,編導爭取了很多次想改版,但台裡擔心收視率會一下掉下來,不敢冒嶮。編導只能放棄了,主持人能怎麼辦,只能妥協,但我感到心裡很疲憊,因為當人不能前進的時候一定在退步,我告訴自己再撐一陣,忍忍吧。

  記者:你從去年開始就不再擔任《我愛記歌詞》的主持,由你的徒弟伊一(微博)接班,在帶新人方面你也做出了不少努力。

  朱丹:我也不能老當一姐,萬一以後我去結婚生孩子了,新人接不上,不如給他們一些空間。但是如果這些節目都被老人佔著,新人哪來的空間啊。當初我也是被提攜上來的,所以我能理解,我感覺在帶新人方面自己還是儘了一些責任。有時候,我真是覺得那些節目主持不下去了,沒有新尟感,比如華少(微博)老拿我皮膚黑調侃,從我們剛出道就調侃我黑,到現在還是,我自己都覺得不好玩,老說我黑有意思嗎。所以我就和領導說,我要退出《我愛記歌詞》,只讓我專心主持《中國夢想秀》就好了,畢竟那個到處圓夢也非常費精力。這個的確是我自己提出來的,不是外界傳言的被“雪藏”。

  我和浙江台不是“決裂”

  記者:到北京後,為何選擇加盟《每日文娛播報》這檔欄目?

  朱丹:因為我讀大學時,就主持過娛樂資訊,一直很有興趣,這次終於能做一檔娛樂新聞,而且這個節目和浙江台沒有沖撞,又是在地面頻道播出。

  記者:有傳言說加盟這檔欄目是你的前男友宋柯幫助牽線的?

  朱丹:是的,宋先生有一天給我打電話,說北京台領導想邀請你加盟,你要不要過來談一談,我說好,很快就定了。

  記者:聽說你把傢已經安在了北京,以後這裡就是你發展的大本營了吧。

  朱丹:其實在杭州呆慣了,來北京挺不適應的。在杭州生活很安逸,整個人都可以定下來,但北京是讓你每天動起來的狀態。我不喜歡自己被慾望掌控,所以我也不算進軍北京,指望在全國紅起來。我只是想要一個新的環境,可能改變以後沒有以前好,但30歲的時候我能為自己選擇改變一次,無論什麼結果我都無所謂。

  記者:自己心裡不會有壓力嗎,“一姐”的光環消失後,會不會有落差。

  朱丹:很早以前,我曾經給自己揹了一個很重的包袱,覺得你們叫我一姐,我就是一姐,我不能離開,我離開了台裡怎麼辦,我一直被這個唸頭偪著,有點力不從心,但卻只能堅持下去。後來突然想明白了,沒什麼所謂的一姐,當那些節目類型不再適合我,對我來說只能是損耗。我現在更願意聽從自己內心的想法。

  記者:現在和浙江衛視關係如何?

  朱丹:可以說,我和浙江衛視絕不是外界所言的“決裂”的關係。走的時候他們很擔心,因為電視台好像一個傢,孩子走了,傢長總會擔心,他們怕我做錯決定,也擔心我是去“敵台”還是“友台”。其實我們只是改變了合作方式,自由度更大。以後浙江衛視的大晚會還是會看到我,我並不是啪的一下就徹底走了,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仇恨。

  和周立波的價值觀有差異

  記者:你離開浙江衛視,一度有傳言說周立波簽約浙江台後,你們在主持《中國夢想秀》時意見不合,你自己也說“價值觀差異較大”,能解釋一下嗎。

  朱丹:這種價值觀的差異更主要的是表現在對於夢想的理解不同。周立波一直生活在上海,他更在意夢想的現實性,即能不能變成真實存在,如果不能就不要做。但我是從小鎮上走出來的,我就是懷著夢想,到現在我依然相信夢想。它可能很虛,但它會讓我變得快樂,我鼓勵心中有夢想。這是我們沖突最大的地方。他覺得你不要做夢,你好好生活,我覺得有夢想生活才快樂。這只是價值觀不同,不是道德觀不同,所以我們私下沒有矛盾。我給他發短信也說,雖然我們價值觀不一樣但我很佩服您。像他錄節目一站站那麼久,算是非常敬業,所以就互相尊重吧。

  記者:有人說周立波加盟後,你和華少在台上一下變成了陪襯,周立波顯得氣場太強大。

  朱丹:本來他就是主角,這也是台裡定的方向,主持人就得服從,沒什麼不愉快。台裡既然定了這個形態,你鬧情緒沒有任何幫助,我和華少只能給觀眾更多溫暖,他負責殘酷。

  記者:你在北京台的首秀被認為“中規中矩”,是否還未進入狀態。

  朱丹:主持播報節目和綜藝節目有很大區別,綜藝節目舞台很大,而播報是在演播室內,鏡頭只對著主持人一個人,偶爾的口誤和瑕疵都會被放大,你的全部表情動作都被鏡頭展示到台前。我現在還沒發揮自己的個人特色,希望先按照節目原有的風格循序漸進,慢慢再融入自己的個性。

  記者:現在很多主持人就是一檔節目的品牌,比如孟非(微博)對《非誠勿擾》(微博)、何炅(微博)對《快樂大本營(微博)》,你希望自己成為一檔節目的品牌嗎,有那種榮辱與共的感覺。

  朱丹:我一直認為演員的價值被無限放大,而主持人還沒達到這個程度。其實現在很多節目都是主持人在撐著,申辦信用卡,但我認為關鍵的是電視台要研發好節目,不是打造主持人。像汪涵和何炅也主持多檔欄目,如果有一檔好欄目,再找到合適的主持人,那麼它的優點就會被無限放大。

  記者:除了主持《每日文娛播報》,你在愛奇藝主持的一檔訪談節目《青春那些事》5月17日也上線了,据說這是你自己的創意,想和那些明星一起聊聊青春年少時的夢想。

  朱丹:對,其實我很早就有這樣一個想法,但被阿雅(微博)先實現了。很多藝人私下裡很可愛,但一到台前,整個人都嚴肅緊張起來。我想把他們的偽裝撕下來,在一個小房間裡,靠在柔軟的沙發上抱著靠墊聊天,一種很慢很溫馨的感覺。但這個實現起來很困難,因為電視台希望一分鍾一個爆點,節奏慢的他們受不了。

  記者:談談今年的工作計劃吧,現在很多電視台選秀節目扎堆出現,你會參與其中某個節目嗎?

  朱丹:不會,因為浙江台今年也要搞一個選秀,我只要不出現在浙江衛視,出現在哪個節目都不合適。而且七八月份我要進組拍戲,演一個大齡剩女,倒追男孩子。    ,Blog - I'm Master;   J208

(責編: sammi) 查看更多美圖請進入娛樂幻燈圖集  高清美圖  圖庫首頁 分享到:    看明星八卦、查影訊電視節目,上手機新浪網娛樂頻道 ent.sina.cn 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